中新社北京2月5日电 题:中国与希腊古老的竞技精神如何映照现实?

  作者 陈戎女 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所长

  中国与希腊都是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两国的古老文明集中体现于各自的礼仪文化,而中希礼仪及其制度的形成又与古老的竞技体育渊源颇深。

  在轴心时代(公元前800-前200年),中国和古希腊都出现了与竞技有关的礼仪制度和价值观念构型,一些礼仪与竞技、竞技精神相伴而生。它们成为承载文明古国和“礼仪之邦”内核的特殊历史形式,礼义以礼仪为载体,“内修”以“外达”赋形。

  对中希礼仪文化和竞技精神的再思考,不仅属于历史的认知,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举行之际,也映照了当下的现实。

中国射礼中的“君子之争”

  《论语》记载,孔夫子在谈论“礼”的重要性时多次提到射礼。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从孔子的话判断,射礼具有竞技性质,故而从“无所争”到“争”,但从“揖让而升”到“下而饮”,重点是对“君子”品格的培养,哪怕竞技时也讲究谦让守礼。

  《论语》对射箭这种竞技的论述,既认可它是君子必备的傍身之技,也认可它不是技艺和力气大小的比赛,而是品德的养成。这些观点的形成,离不开中国的历史语境。

江苏苏州文庙的“乡射礼”活动。据了解,“乡射礼”兴起于春秋战国时代,是一种带有礼仪性质的射箭比赛,每年春秋两季举行。中新社发 王建康 摄

  中国古代的体育史料中曾出现五个竞技项目,分别是角抵、走跑、骑御、蹴鞠和射箭。射礼起源于原始狩猎文化,最直接的源头是射猎禽鸟类动物。从射箭到射礼,是从狩猎之射、分封之射到文化之射的长期发展过程。

  西周时期,射礼比赛演变为周天子威慑诸侯、行使中央权力的手段。如金文记载周天子常举行射礼比赛,考核诸侯射箭技艺,更重要的是考察诸侯是否忠于周王室。

  射箭/射礼还是一种贵族教育,“礼、乐、射、御、书、数”(此处的“射”多为一种军事射箭技术)六艺之一。这种“通五经贯六艺”的贵族训练到了春秋时期成为“士”的君子修炼之道。

  春秋时期儒家对射礼礼仪进一步补充完善。就《论语》和《礼记》而言,孔子时代,射礼不仅要遵循“古之道”,而且将身体竞争中的攻击性本能进行了疏导,射箭的时候“内志正,外体直”,讲究君子之德的内在修炼和外在礼仪的统一,强调“君子之争”,道德第一,射技第二。

  “射必中礼,以观德行”的思想对后世影响极大,中华礼仪文化内核和外延的基本轮廓由此奠定,公正、仁爱、友善等中国传统体育伦理思想的形成与此密切相关,这些思想也一直影响着中国当代体育的发展。

2021年10月,全国第十一届残运会暨第八届特奥会射箭比赛男子组比赛在陕西西安举行。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

古希腊体育培养礼仪文化和文明传统

  奥林匹亚竞技会一般公认始于公元前776年,自此以降,竞技运动在古希腊社会文化中扮演了综合性的角色。

  四大泛希腊竞技会,除了奥林匹亚,还有皮托、伊斯特米(也称地峡)和涅嵋的竞技会,逐渐发展成为“周期性的、规范化的、泛希腊的、项目不断充实的竞技会”,一直到公元393年罗马皇帝废除奥林匹亚竞技会。

古代奥林匹亚竞技会场地模型。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

  古希腊竞技会有四个突出特点:力量的竞争、公平的竞赛、胜利的荣誉和对神明的崇拜。

  竞技会比赛项目几乎都与力量的运用有关,如赛跑、摔跤、赛马等。古希腊人非常推崇在竞技中展示力量,甚至为女性单独举行竞技会。比如,在奥林匹亚的“赫拉运动节”上,有女子赛跑比赛。

  古希腊竞技会也提倡公平竞赛,这种观念一直延续到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凡比赛中的弄虚作假者会受到严厉处罚,缴纳数额不菲的罚金,罚金用来制作宙斯神像。

  竞技会的获胜者会获得极大荣誉,但更多是精神的荣誉(比如头戴橄榄树枝花冠),而非物质的奖赏。希腊文的“竞技(agon)”这个词就包含了“为奖赏而比赛”的意思。

  奥林匹亚竞技会会程包括给宙斯献祭的仪式。宗教仪式与竞技会在古希腊人眼里是一体两面,很难区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取火仪式也是由此而来。

2008年3月,北京2008年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古奥林匹亚竞技场举行,最高女祭司接过男孩敬献的橄榄枝。中新社记者 王欢 摄

  在古希腊的竞技馆(平常体育训练的地方)里经常摆放三个神。大力神赫拉克勒斯掌握力量,爱神厄洛斯掌管友谊,神使赫尔墨斯掌管口才。这意味着,古希腊的体育(包括竞技会和日常训练)是要培养体力、精神和智慧上都优秀的人。

  在体力、智力和口才上全面追求卓越,是一种广义的教育观,培养出古希腊人的礼仪文化和文明传统,其影响力随着罗马帝国征服地域的扩大,延伸到整个环地中海地区,并且从公元前8世纪一直持续到公元后4世纪,长期辐射和影响西方的社会观念和个人行为。

  古希腊的体育和竞技会制度建构了一整套竞技精神和价值文化,它们不仅是当时社会观念的反映,也帮助形塑了后来“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奥林匹克格言,以及公平比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现代体育精神。

北京冬奥组委推出的奥林匹克格言徽章。中新社记者 易海菲 摄

中希古老竞技精神映照现实

  认识中希两大文明的竞技精神和历史形式,目的是要构建面向未来的现代多元文明,在相互鉴照中走向合作共赢。

  习近平主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议上说,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多样性是人类文明的魅力所在,更是世界发展的活力和动力之源。“非尽百家之美,不能成一人之奇。”

  在现代体育蓬勃发展的当下,奥运精神与中希古老竞技精神并非割裂关系,而是既有传承联系又有所创新。比如,作为北京冬奥会七个大项之一的“冬季两项”,其由越野滑雪和步枪射击相结合,要求选手们每滑行一段距离后,进行卧射或立射,而后再根据整体表现进行排名。

  如果换一种眼光看,“冬季两项”依稀就是中希两国自古以来的射击竞技的现代转型。作为冬奥会项目,它们更突出了团结精神。“冬季两项”比赛中包含团体项目,完成项目不能只凭借个人的滑雪技巧和射击技能,而是要谋求团队成员间的集体性合作。“更团结”,提醒着各国参赛运动员竞技之时勿忘团结、友谊与合作。

2022年2月2日,运动员在张家口赛区国家冬季两项中心训练,备战北京冬奥会。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中希作为两个古老文明国度,在现代文明世界的构建中应该长期合作,共同发声,凝聚兼备良好传统基因与现代活力的竞技精神,推动人类文明向着永久和平发展。

  从长远看,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追求“相互理解、友谊长久、团结一致和公平竞争”的奥运精神。汲取中希两国古老文明传统,有助于进一步丰富沟通古今的奥林匹克体育精神,积极构建良好的国际社会环境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古老的中希“礼仪之邦”,现代的奥运精神,未来可期的多元文明互鉴,正在历史、现在和未来三个维度,为冲突不断的世界带来更多理解构建和平与友谊的可能性。(完)

专家简介:

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所长陈戎女 本人供图

  陈戎女,文学博士,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博导、博士后合作导师,现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北语比较文学研究所所长、辑刊《当代比较文学》主编,主要学术研究方向有西方古典文学研究、跨文化戏剧研究、比较文学研究等。著有专著《女性与爱欲:古希腊与世界》《荷马的世界——现代阐释与比较》《西美尔与现代性》,译著《货币哲学》《色诺芬<斯巴达政制>译笺》,在国内外权威学术刊物等发表论文70余篇。

Key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