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北京2月4日电 题:

特写:一颗冰雪的种子,三个少年的故事

  中新网记者 阚枫

  “北京冬奥会结束之时,‘冰雪’不能就此融化,而应成为在中国播下的那颗冰雪种子。”

  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之日,中国新闻网联合全球百家华文媒体推出的“冬奥24小时”全球直播中,北京体育大学教授邱招义用“种子”一词期冀望冬奥对于中国冰雪运动的影响。

  在这场用一个昼夜讲述冬奥故事的全球直播中,记者想截取三个“少年”的剪影,分享“冰雪种子”的独特魔力。

资料图:2021年12月23日,2021-2022年度吉林省青少年短道速滑锦标赛在长春开赛。 郭佳 摄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吉林长春,“冬奥24小时”在这里聚焦了15岁的速滑男孩任星辰。

  9岁接触短道速滑,6年冰上训练,任星辰已在中国青少年U系列滑冰比赛中两次夺冠。

  中国的冬季运动人才培养大都有浓重的代际传承色彩。任星辰的教练是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赛铜牌获得者李野。任星辰期待能像教练那样飞驰在奥运赛场,而李野则能在任星辰身上看到自己年少时的模样。

  “我们当年训练条件和环境都很艰苦,室内冰场很少,现在无论室内外,冰场都是专业水准,孩子们很幸福。”李野说。

  任星辰所在的训练场展示着很多名将夺冠时刻的照片,这里面,他最崇拜武大靖:“我相信他能在北京卫冕成功。”

  任星辰在冰场驰骋的这6年,正是北京冬奥会筹备的6年。6年来,中国“三亿人上冰雪”的宏大叙事中,就包含着千千万万个“任星辰”的逐梦故事。

资料图:苏翊鸣在训练中。

  第二个少年叫苏翊鸣。

  在上个月公布的中国冬奥代表团大名单中,17岁的苏翊鸣被很多媒体放在标题里。

  4岁开始滑雪,7岁开始专业训练,他是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小栓子”,也是为中国滑雪写下新纪录的单板滑雪大跳台世界杯分站赛冠军。网友称,这是一位本可凭演技圈粉,却硬靠实力走红的追风少年。

  出征冬奥前,苏翊鸣在微博上更新一条消息:“我在2008北京奥运会那年开始学习单板滑雪,在2018平昌冬奥会那年入选国家集训队,而如今,我将站上2022北京冬奥会的出发台……”

  如今,中国冬奥军团的最小年龄已更新至“05后”,属于中国体坛的“00后时代”真的来了。

  你我皆黑马,后生尤可畏,这就是竞技体育魅力所在。

资料图:阿部雅司。

  第三个故事来自一位“从前的少年”——日本滑雪名宿阿部雅司。

  面对“冬奥24小时”的镜头,56岁的阿部雅司忆起自己的冰雪之缘依然难掩激动。

  1972年札幌冬奥会,日本队包揽跳台滑雪前三名的那一刻,6岁的阿部雅司正好在电视机前,“那个画面对我的冲击非常大,我也想成为他们”。

  因为冬奥,阿部雅司所在的小村庄也有了滑雪场,滑雪成为小学必修课,这让他在三年级就开始参加跳台滑雪比赛,19岁入选国家队。后来,他三次参加冬奥会,1994年的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上,他在北欧两项赢得冠军。

  今年,阿部雅司将以解说员的身份参与北京冬奥会,他最大的愿望是“推动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

2022年1月22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举行了第二次彩排。本次彩排进行了全流程、全要素演练,绚烂焰火于当晚点亮了“鸟巢”夜空。图片来源:ICphoto

“未来有我”

  三段怀揣“冰雪种子”的少年故事,讲述着体育精神的接力传承,新生力量的破土而出以及人生路上的梦想照进现实。

  50年前,在电视机前看札幌冬奥会的阿部雅司不会想到,自己一生会被奥运深刻改变。

  14年前,北京奥运会那年开始学单板滑雪的苏翊鸣不会想到,当祖国再度办奥运,他将身披战袍为国出征。

  7年前,北京获得冬奥主办权那年走上冰场的任星辰不会想到,他参与了这个国家改变世界冬季运动版图的“三亿人”大项目。

  不要低估任何一届奥运会的时代意义,奥林匹克传承上百年而不衰的价值就在于此;不要小看身边任何一个以梦为马的少年,每个不负韶华的青春都不可限量。

  2月4日,立春,北京冬奥会的“种子”将在更多少年心中埋下。(完)

Key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