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怀念1小时1块钱的时代”,经常使用共享充电宝的杨女士感叹。如今市面上,共享充电宝价格基本上在1小时3元。“现在充一次电,最少要六七元”,杨女士表示。

  作为手机重度使用者,杨女士出门还是会习惯使用共享充电宝,但她觉得,是时候自带充电宝了。

  共享充电宝涨价潮一年之后,行业仍不平静。在疫情反复之下,共享充电宝与各消费场所命运紧紧相连,行业疲态尽显。小电科技减缩规模、怪兽充电财报亏损等头部企业窘境也是行业现状的折射。

  从2017年发展至今,共享充电宝从群雄混战,到“三电一兽”,再到怪兽充电成为行业第一股,小电两度上市未果,街电与搜电合并,如今行业正面临新的挑战与压力。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行业格局仍将变动,共享充电消费需求仍在。

  疫情之下行业阵痛:小电科技减缩、怪兽充电亏损

  某共享充电宝前员工林军(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目前共享充电宝业务更难做了,市场能占的、有收益的点位就那么多,加上疫情,几家品牌差不多已经贴身肉搏了。目前不少品牌都在尝试转型。”

  共享充电宝行业“闷声发大财”的时代结束了?近段时间以来,小电科技减缩规模,怪兽充电财报亏损等引发业界讨论。

  有消息称,小电科技目前正面临人事动荡,预计裁员约2000人,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同时调整公司经营策略,将“直营”转为“代理”模式。

  对此,小电科技方面回应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基于小电科技今年’直营+代理’的整体业务策略的明确和定位,我们对公司组织架构、岗位设立,以及工作流程做了系统性的梳理和优化。所有调整策略均属于小电围绕今年业务策略的正常组织以及人员结构调整,并无所谓裁员一说。”

  曾两度计划上市的小电科技,至今仍未完成心愿。

  2016年,曾任职阿里的唐永波创办了小电科技。2020年6月,小电科技同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挂牌上市。2021年4月8日,浙江证监局官网显示,“鉴于小电科技战略调整,公司决定暂时调整上市计划”。

  2021年4月底,小电科技“转道”赴港上市。招股书显示,小电科技2018年-2020年的总收入分别达到4.23亿元、16.36亿元和19.11亿元。与此同时,小电科技2018年与2020年分别录得亏损净额3610万元及1.04亿元,在2019年录得溢利净额1.37亿元。2020年亏损主要由于疫情对收益增长的负面影响及与网络扩张相关的成本及开支大幅上升。

  2021年疫情反复,小电科技继续承压。这从“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的财报也可感知一二。2021年4月1日,怪兽充电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怪兽充电在2019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0.22亿元、28.0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67亿元、7540万元。

  不过,在疫情冲击之下,怪兽充电2021年营收虽然仍有增长,达35.85亿元;但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达1.25亿元。分季度来看,2021年第三季度与第四季度净利润出现亏损,分别达7944万元、6848万元。

  头部玩家尚且如此,行业可见压力。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随着快充技术发展,以及疫情影响,目前各门店的共享充电宝使用率呈下降趋势。目前,行业处于调整期,压缩好成本和保持平衡的市场竞争态势非常关键;是渡过难关,保持可持续发展所必要的前提条件。

  多轮涨价后仍面临挑战:供大于求、成本增加

  “去年以来,共享充电宝服务收费还比较稳定,极端高收费的场景少了一些。”共享充电宝用户琳琳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此前,共享充电宝经过多轮调价,不少用户直言“用不起”。2019年下半年,继共享单车告别一元时代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因涨价话题重回公众视野。当时,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走访发现,共享充电宝已经涨价至2-4元/小时,大多收费集中在2元/小时。

  从2020年下半年起,街电、小电、怪兽充电、美团充电宝等平台收费标准在3元/小时。到了2021年3月份,共享充电宝3元/小时的收费标准在不少消费场景铺开。

  共享充电宝涨价有哪些因素?业内人士曾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共享充电宝涨价需要分两个情况来看,第一种是正常涨价,行业玩家慢慢在调价,大家需要赚钱,行业需要健康有序发展,这是必然规律。另一种涨价存在渠道裹挟的情况,有些场景入驻需要不菲的入场费,尤其是一些娱乐场所。

  共享充电宝涨价也被主管部门关注。2021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行政指导会,要求哈啰、青桔、美团、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8个共享消费品牌经营企业限期整改,明确定价规则,严格执行明码标价,规范市场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

  经过两个多月的整改,市场监管总局在2021年8月底发布数据显示,参加整改的6个共享充电宝品牌共有机柜426万台,占市场份额约80%。目前各品牌平均价格为2.2元/小时-3.3元/小时,标价在3元/小时及以下的机柜占比69%-96%,从最高价格占比来看,均不超过1%。

  近期,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北京市场调查发现,目前共享充电宝收费标准大部分在3元/小时。具体来看,2022年2月份,北京东城区某餐饮门店的美团充电宝收费标准为3元/60分钟,不足60分钟按60分钟计费,每24小时封顶40元,总封顶99元。

  北京朝阳区某餐厅怪兽充电收费标准为5分钟内免费,3元1小时,21元/24小时;封顶99元。北京丰台区某餐饮门店的小电收费标准为5分钟内免费,4元/1小时,不足1小时按1小时计费,每24小时封顶30元,总封顶99元。不过仍存在一些高收费情况,部分品牌也存在“3元半小时”的收费标准。

  某共享充电宝负责人文远(化名)表示,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压力比较大,影响行业发展主要有三方面原因,疫情反复导致平台收入降低;市场竞争加剧导致营销费用增加;市场监管限价要求也导致平台的运营成本无法转嫁。

  张毅认为,从相关数据可以看出,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挑战明显,2021年行业玩家或上市或合并,行业过度投入和膨胀,行业集中度提高,导致共享充电宝市场供大于求,运营成本大增对企业经营带来挑战。

  面临资本怪圈,市场存在需求,盈利逻辑仍在

  “2020年底,店里就配备了共享充电宝,由于该设备品牌规模偏小,消费者也不愿意使用。2021年上半年,我就与美团共享充电宝合作。”,近日,福建某饮品店负责人岳珊(化名)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这也体现了近几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变迁。2017年是共享经济元年,资本的青睐让共享充电宝风光无限。2017年10月,乐电宣布停止运营,行业开始洗牌重整。随后,共享充电宝行业基本形成“三电一兽”格局。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涨价回血后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开始谋求上市。在2020年6月与2021年4月,小电先后两度准备上市。2021年愚人节当晚,怪兽充电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街电与搜电合并,双方将共同组建全新的集团公司。

  “街电与搜电合并成竹芒科技,两家合并对原搜电的消耗还是很大,内部花了很大代价处理合并后的团队分工协作事宜。目前,竹芒、怪兽、小电的设备数排名靠前,属第一阵营。市场上还有大量的小品牌,总数加起来至少10%-15%的份额。”文远介绍。

  张毅表示,各家企业之所以过度投入,赢得市场份额,主要也是来自于上市的要求,尤其是早期机构投资者需要退出,这也是企业面临的资本的怪圈,所以2022年共享充电宝企业恐怕都过得不会太舒服。

  疫情之下,共享充电宝行业何去何从?文远认为,目前,国内充电宝市场还看不出终局,更集中还是更分散都不好预判。因为供应链越来越成熟了,头部玩家和小品牌在硬件的品质上,距离越来越小,而服务的差异化也很难做。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共享充电宝是可盈利的行业,只是早期的无序、疯狂竞争,延缓了企业盈利步伐。目前,行业快速增长阶段已过去,行业层面大规模竞争可能性小;不过疫情防控也影响着充电宝行业,但盈利逻辑仍存在。

  “如果共享充电宝再重复两年来的恶性竞争,向消费者过度透支品牌信誉,对行业并不是一件好事。但从市场角度来看,目前手机业务的发展远远快于电池储能技术的提升,共享充电宝市场需求仍存在。”张毅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Keywords: